首席律师
贵阳张薇律师18198501019,中级测量工程师,法律与测绘复合型人才,毕业于全国知名重点大学,高分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取得法律从业资格A证。张薇律师曾在某机关单位工作,熟悉办案思维;曾发表多篇论文,具有较高的法学理论造诣。在处理案件过程中,张薇律师...【详细介绍】
您的位置:首页 > 司法新闻 > 正文

贵阳法治时代下律师的法治话语权之保障

来源:  时间:2016-11-28 22:30:49 浏览次数: TAGS: 贵阳律师

    在现代法治的制度设计中,律师的法治话语权的确立与保障应当成为促进社会正义基本手段,也是制约公权力恣意妄为基本制度安排,因此,律师的法治话语权是律师的生命线。
 
  律师这个职业自带着“话多”的属性,人们习惯了一提到律师,脑海中就浮现出在法庭上激情澎湃、说话快如机关枪的各种银幕形象。然而在业内,在大多数时候看不到电影里控辩双方旁征博引据理力争,也不见得每次庭审原被告的律师都能针锋相对唇枪舌剑,律师常常被浩繁的文字工作和沉闷的庭审陪伴着,甚至在不久前,笔者的一位同事因为在法庭上过于“咄咄逼人”的表现而被对方律师投诉,让人惊讶,也有无奈。律师这个靠“说话”维生的职业似乎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执业“尴尬”——“该不该说”、“该怎么说”这样的纠结像缠在身上的蛛网,虽不痛不痒但却让人浑身的不舒服。笔者在此就律师法治话语权保障与行使问题发表浅见。
 
  律师要能说话
 
  律师的法治话语权系指律师在法治社会中,为了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及法治进步而享有的言论自由权。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全国律师工作会上指出,律师应当成为社会公平正义的保障者。律师作为法治制度中重要参与者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已经为其基本的社会功能之一,对于手无寸铁的律师而言,言论只能成为其发挥功能的基本手段。因此,联合国制定的《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规定,“律师对于其书面或口头辩护时所发表的有关言论或作为职责任务出现于某一法院、法庭或其他法律或行政当局之前所发表的有关言论,应享有民事和刑事豁免权。”“律师在保护其委托人的权利和促进正义的事业中,应努力维护受到本国法律和国际法承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并在任何时候都根据法律和公认的准则以及律师的职业道德,自由和勤奋地采取行动。”“各国政府应确保律师不会由于其按照公认的专业职责、准则和道德规范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而受到或者被威胁会受到起诉或行政、经济或其他制裁。”这里所称的“任何行动”,应包含律师为维护当事人权益及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而发表的公开言论在内,当然,律师发表的任何公开言论,须以不违背法律、公认的准则和职业道德为前提。
 
  在现代法治的制度设计中,律师的法治话语权的确立与保障应当成为促进社会正义基本手段,也是制约公权力恣意妄为基本制度安排,因此,律师的法治话语权是律师的生命线。笔者认为律师的法治话语权不再是律师的私权,而是法治赋予律师的一种社会权力。一个社会如果连律师都不能自由表达法治话语的话,那么这个社会肯定无法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这个社会肯定不是法治社会。因此,在法治中国的建设过程中应当保障律师法治话语权,要创造律师能说话的制度环境,而且律师的法治话语权不仅仅由于法庭的方寸之间,而应当驰骋于法治社会之间。
 
  律师要敢说话
 
  在实务中,律师经常遇到这样的无奈:在法庭上,法官和检察官往往站在律师的对立面上,你可能会听到法官打断律师发言却很少听说打断检察官,而在非刑事法庭之上,也会有一些法官对律师态度冷淡甚至蛮横,往往律师在法庭上发表了一些不同的看法,就会遭到呵斥甚至训诫,在这样的环境下谈律师话语权的保障是苍白的,律师只是“配合”法官查明事实真相罢了。十八届四中全会之后陆续出台了一些包括保障律师在庭审中的话语权在内的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可以说给律师法治话语权的保障送来一阵阵春风,但离春风化雨尚有一定的距离。
 
  正因为如此,律师争取法治话语权的努力更加不该犹豫和停止,所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中国律师应当胸怀法治报国情怀,身体力行,通过点点滴滴的努力推进法治中国的生成。随着法治中国建设的步伐不断加快,律师话语权的土壤将日趋成熟。虽然还会面对这样那样的阻碍,但唯其艰难方显勇毅,唯其笃行才弥足珍贵。文学笔者以为身为律师,应该有一双很冷的眼,看得见国家法治建设中的诸多不足,且敢于直言,对于法治建设短板敢于建言献策,对于破坏法治建设的不良现象敢于直面。身为律师,应该有一颗促进法治的热心,勇于承担起应有的法治责任,以专业素养发声,遵职业操守说话。
 
  律师要会说话
 
  律师以法为业,以律为师,律师职业之所以高尚,归根结底源自于法律本身的神圣。因此,律师说话的专业性和客观性显得尤为重要。律师这个职业的存在,就是人们发现泼妇骂街式的争论对于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律师这个职业的意义也在于运用法律逻辑,实现纠纷的化解、促进社会的和谐。因此,一个“会说话”的律师能化解一场干戈,一个“不会说话”的律师却有可能撕裂上好的玉帛。
 
  实际上,笔者以为,我们之所以强调“法律共同体”,是因为无论是法官、检察官、学者,还是律师,都无法代表法律所蕴含的“正义”之意,因为只要是人,就有可能陷入感性认识而导致偏颇,因此要有不同的声音。但如果怀有偏见,相互对立,为了争吵而争吵,对解决问题是不会有实质的推动的。所谓“会说话”,一是有正确的目的,法律人的争论,目的无疑是要明辨法理;二是要有正确的途径,律师当然要为当事人的利益四处奔走,据理力争,但要树立自己的主张,必然怀着谨慎的态度,经得起法律的推敲,即通常所说的“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三是要坚守执业操守,加强专业素养,谨言慎行,三省吾身。当然也需要包括司法机关以及行业协会在内的整个法律生态系统从制度上对律师在法治建设中的作用给予尊重,保障律师的法治话语权。

本网的所有图片,文字,视频等信息部分来自互联网,其文章只代表原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网,本网会尽快删除,如是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